死宅

emmmmmm.........

Newtmas cp文原创(题目暂定)20(下)

“所以,你到底找你爸什么事啊?”看到迪伦撂筷妈妈问道。这让迪伦有些意外,他本还在纠结如何开口,不料被抢了先。



“他能有什么事,我猜,和那药有关吧。”父亲抿了一口酒,看着对面的儿子,让被看的人浑身不自在。



“你们上楼去聊吧,我收拾收拾。”女人说道,她一向不爱参与自己丈夫的研究。



“坐吧。”迪伦的父亲把他带进了自己的屋子,说是屋子,其实只不过是各种与其研究有关的书籍和资料罢了,他很少让人进屋,也不怎么收拾,各种资料飞的哪都是,打印机还吱嘎吱嘎的打印着什么。



“呃,首先,我很抱歉......”坐下的迪伦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又被打断。“省了吧,我可不想听你那表面上的道歉,直接说重点吧。过去的事,就放在那吧。”父亲拿出刚打印出来的一摞东西,头也不抬的打断了迪伦。“好吧,那我就直说了。”迪伦叹气。



“当年您给卡雅的那个研究室,您知道里面有那个药对吧?”迪伦整理好情绪。“我当然知道,那是我给她的,虽然本来是想给你的。”父亲放下了手里的东西,看着迪伦。



“她两个月前来找我了。她以为那是我不小心放在那的,还要还给我。真是个不错的女孩。”父亲笑了,藏不住眼角的皱纹。“不过我告诉她,那是她的使命,注定要留给她解决。”这话听得迪伦云里雾里。“看你那疑惑的脸,我还没给你看过这个吧。”父亲从抽屉里掏出一张照片,推到涤纶面前。



“这是......我么?”迪伦看着眼前的照片,拿起来端详。与其说是像自己,倒不如说简直一模一样。



“看到了么?既然你来了,证明你们已经搞清楚那个药了。解释起来也就方便多了。”父亲又调出来一段音频,准备给迪伦播放。



“那是前世的你,叫Thomas,你是当年闪焰症爆发时,WICKED找到的唯一的解药。”说着,又翻出了另外一张照片,“这是前世的卡雅,Teresa。我相信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有这些照片。很简单,因为你们前世曾经是WICKED的研究人员。”父亲的话像敲响古钟的木棍,迪伦感觉自己好像坐在钟里面,脑袋嗡嗡直响。



“听听这个吧。”父亲开始播放了音频。



【这是迷宫实验的第一天,我叫Thomas,是负责A组的研究人员。】


【这是迷宫试验第30天,我叫Thomas,负责A组,今天被送进去的是一个叫Newt的孩子,一头金发,不过他不是免疫者,是一个控制变量。我不明白既然他不是免疫者,为什么要遭这种罪。】


【这是迷宫实验第35天,我叫Thomas,A组负责人,我不敢相信,那个瘦的螳螂一样的Newt居然爬上了高墙,还跳了下去,好在有人找到了他。我开始有点疑惑我们这么做到底是在拯救还是在摧残。】


【这是迷宫实验第730天,我叫Thomas,负责A组。他们已经有比较健全的制度了。可是有很多人牺牲了。我已经不知道我们的实验意义是什么。】


【这是迷宫实验第1094天了,我叫Thomas,我不想在看着他们这样了。去他.妈.的.迷宫计划。】


 音频断断续续,只有五句话。“这是WICKED的资料,关于Thomas的只保存了这些,他最后起义了,带着几个少年。呵,不愧是前世,真的连臭脾气都一样。”父亲看着他。


“说来讽刺,我的曾祖父,是当年WICKED的一位研究人员,有幸躲过了浩劫。那个药,也是当年大逃亡时带出来的。”父亲喝了一口茶。“为什么研制了那东西?”迪伦出奇的冷静。“人的野心啊......”父亲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。



“还有个东西你需要看。”父亲走到身后的书架上,找到了一张有点泛黄的照片递给迪伦。“这是你上辈子一起起义的兄弟。我不知道这张照片的具体来源。”



迪伦伸手接过照片,直觉告诉他,那上边会有一些答案,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推着他前进。



果然,照片上,卡雅,起宏,托马斯,自己,一个不落,还有三个似曾相识的人。“哈,爸,你知道么,这个,现在叫起宏,和卡雅一样在研究闪焰症。”他苦笑,指着照片上“自己”右边的人说。“这个,现在叫托马斯,和上辈子的我一样的名字。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历史老师。”他又指着“自己”左边的人。



突然,他想起什么似的抬头。“他注射了部分那个药,想起来了一些关于他前世的事,还有,他们家应该是有遗传性的闪焰症,不过还没确诊.......”迪伦越说声音越小。



“那可真是个勇敢的孩子,不过你刚说的遗传性闪焰症是怎么回事?”父亲拿过那张迪伦手里泛黄的老照片,坐在他面前。“如今的闪焰症,是不遗传的。”那话一字一句地敲在迪伦的脑子上。他把托马斯家的经历,和他们即将面对的,叙述给父亲。



海边的旧潮潇洒离去,新潮不问过往。那么,他们到底算什么呢?被过往的荆棘刺伤了脚的新浪,还是被未知的藤蔓缠住裤脚的旧潮?有些宿命,从来都不是被选择的。
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