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宅

emmmmmm.........

Newtmas cp文原创(题目暂定)

Chapter19相望



相望,还是相忘。



   “是......是迪伦...吗?”电话里传来女人颤抖的声音。“是的,妈妈,我是迪伦。”迪伦回答。“哦,我的孩子啊,真的是你吗、”女人的声音逐略显激动。“是的妈妈,爸爸现在在家么?”迪伦的话语虽然礼貌,却透着疏远。“在的,在的。”对面的人依旧难掩心中的欢喜。“我现在过去。”说完没等对面回答,就挂掉了电话,系上安全带,一脚油门离开。



“所以,迪伦的父亲是WICKED研究员的后代对么?”在卡雅讲解完之后,托马斯问道。“恩,没错,当时欧洲的幸存者并不是很多,而亚洲和美洲的幸存者反倒更多一些。”卡雅喝了口水,继续说。



“迪伦拒绝了他父母继续在WICKED工作的要求?”起宏疑惑。



“是的,听起来很荒唐是吧,不过五年前他确实这样做了。当时他的父母找到了我,虽然我当时也在研究闪焰症,可我并不想加入他们。最后,他们夫妻居然给了我这一套仪器。于是就如同消失一般,不见踪影。几个月前,他们又突然出现,给了我那个药。”卡雅如实讲述,她觉得把真相说出来对谁都好。



“那他为什么现在是一个这么随便的交警?”托马斯问出了一个自己很好奇的问题。



“这个简单。”卡雅轻笑。“他母亲以前是局长,虽然现在辞职了。迪伦不喜欢太高的职位,就当个小交警。不过翘翘班什么的,还是可以的。”说完,托马斯和起宏扶额......原来他们交了一个这么了不起的朋友么。



迪伦驾车穿梭在城市的喧嚣里,这城市的喧嚣与他内心的喧嚣相仿。趁着红灯的空闲,他转头看向窗外,玻璃映着他的脸,他仿佛看到了些什么,是什么呢。没给他思考的时间,绿灯了。



他一路从城市的一头开到了另一头,太阳也从天的一头到了天另一头,最后消失在群山后,不见了踪影。



把车停在一栋独楼前,那是一栋很西式的洋房,背后有泳池,周围有花园,是一栋梦幻般的房子,就像童话中王子和公主的家一样。迪伦下车,看到了眼前这不算陌生的房子,叹了口气。走到大门前,摁下了门铃,毕竟他早就在五年前把钥匙扔到房后的泳池里了。



来开门的是一个算不上年轻的女人,她穿着一件淡金色的长裙,仔细看的话,这条裙子已经不是很新了,甚至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褶皱,显然很长时间没有被人穿过了。女人的脸上还有淡淡的妆容,不过这掩盖不了眼角的皱纹,一头棕色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肩上,倒是没有白发。她在看到门口的人,脸上的笑意几乎溢了出来。



“怎么穿上这条裙子了?”迪伦,看着眼前不再年轻的女人,她高傲的气质似乎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褪去。



“因为这是你小时候最爱看我穿的,快进来吧,我的儿子。”女人温和的对迪伦笑了。这个笑容和那条裙子,让他似乎回到了自己小时候,妈妈几乎每日忙于警局的工作,即使是那样忙碌。她也会在难得的休息日陪迪伦玩上一天。三四岁的时候,讲故事,荡秋千;十来岁的时候,野餐,露营;十七八岁的时候,他们还一起打网游,去酒吧。夏季的时候,妈妈偶尔还会穿上那条裙子,让迪伦陪她逛街。



那是一个很好的妈妈。迪伦这么想,即使他在22岁的时候,也就是五年前拒绝了父亲的要求,与父亲不欢而散,赌气的和家里五年没联系,但他依然很爱他的妈妈,非常爱。



“坐吧。”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示意迪伦坐在对面


“妈妈,我爸呢,我找他......”迪伦没有坐下,直接想要说出自己的目的。



“怎么,连和我聊聊天都不行了么?”也许是常年从事警务的原因,让这个看起来无比精致的女人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一丝强硬,她抬头看着自己早已长大的儿子,“你已经五年没回来了,我已经五年没看见我的白痴儿子了。”她看着迪伦,眼里流露出有说不出的苦涩。



“妈妈,对于我的行为我很抱歉,但您知道么,我从没有感到后悔。”迪伦坐在妈妈身边,握住她膝盖上的手,感受到她轻微的颤抖,迪伦又握紧,他知道妈妈会有多想他,他在刚才看到妈妈第一眼时,就从她的眼神里读懂了,她很想他。



“你以为,我是想听我五年未见的白痴儿子回来给我道歉?”她的声音不再像刚才一样铿锵有力,抽出手,抚上迪伦的脸。


“你怎么能忍心,五年来,对我不闻不问。警局里的后辈告诉我,你经常在警局通宵工作,可你一个交警哪有什么值得通宵的工作。我想去看你,想让他们帮你,却又不敢。因为我知道,我的白痴儿子啊,就算撞了南墙,他也不会回头的......”她的手摸过自己白痴儿子的眉毛,掠过眼睛,滑过脸颊。说到最后,她哽咽住了,原本的气势早已烟消云散,红了双眼,只剩下无能为力的泪珠,它们从眼眶中一地一滴的留下,滴在迪伦手上,让他觉得被滴的地方像要被烧着了一样。她紧紧地拥抱着眼前的儿子,生怕他下一秒会再次离开自己。



迪伦也轻轻抱住她,没有说话。不如说,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,自己心中天不怕地不怕的母亲,哪怕是在一次任务中差点丢了性命,也只是红了眼眶。这个倔强了大半辈子的女人,如今在自己所谓的白痴儿子面前,泪如雨下。让迪伦觉得,无论什么言语在此刻,都像黑白的老电影,失去了色彩。


评论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