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宅

emmmmmm.........

Newtmas cp文(题目暂定)4-5

Chapter4 梦
困境中的人们,总是安慰自己,会好起来的,其实他们都知道,不会的,却甘愿活在梦中。

“师傅,格雷街90号,谢谢”上车的托马斯,头痛欲裂,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,不是因为酒精摄入过度,而是7年来,每次想到祖父的死,和医生所说的不排除遗传可能性,就是这样,痛苦不堪。紧闭着眼睛,眉头紧锁,即使车内的空调开的十足,他也出了一层薄汗。“年轻人,别担心,无论什么事,都会好起来的。”见托马斯不出声,师傅也噤了声。一路与沉默相伴。

“到了”师傅提醒道,付了钱,托马斯对师傅说了声“谢谢您,我相信会好的。”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。师傅见沉默一路的人笑了,回答道“是啊,会好的。”

进了家门,直奔浴室,打开淋浴头,托马斯没有脱衣服就跪在浴缸里,打开花洒。洒在全身的温水来掩盖缓缓流下的泪水。从小声啜泣变成放肆哭泣。哭累了,就脱掉衣服洗个干净,径直走到卧室,睡觉。

即使是这样,今夜也注定无眠。

“爷爷会好起来的,一定会的”20岁的托马斯看着隔离病房内被病毒感染的爷爷说道,双手握紧了拳。事实是,没有,反倒越来越糟。他听到父母描述中爷爷的样子,只是一直不肯相信,直到那天他偷偷去了医院,看到了爷爷皮肤下蔓延的黑色血管,四肢和躯干被控制住,如此的痛苦,每次“发疯”只能靠抑制剂勉强维持。眼前的一切逼着他承认事实,不会好起来,一切都不会。

“请问,是病人家属么?”带着眼镜的秃顶医生站在桑斯特一家面前。“是的。”爸爸回答道。“关于您父亲的死,我们感到很抱歉,我们实在无能为力。”“没关系的,我知道你们尽力了。”“有一件事我们医院不得不告诉您。”那医生说到这,看了桑斯特一家一眼,爸爸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“虽然经历了两百年,现如今传染途径只有性传播,但不能确定是否会遗传。”医生的话说完,对面三人都需要时间消化一下,托马斯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差点被信息量刺激的摔倒的父亲。
叹了口气说道,“那么医生,我们应该做些什么?”医生从这个年轻人眼睛里看到了很多东西:慌乱、恐惧、不甘、无奈。他开口说道“建议每半年做一次系统的身体检查,一旦发现异样......”“直接安静地自杀就可以了”托马斯自嘲地笑了一声。“托马斯!”是母亲对他的一句训斥,对医生的建议保持认同后,一家人回到了家,他们都意识到了,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,比如父亲不再熬夜,托马斯开始很少喝酒,喝起来茶,却谁也不愿去承认。






你们想不想看情人节 特别放送啊😏






Chapter5雨
The rain falls,like tears.大雨倾盆,泪流满面。
周三是个雨天,这在英国并不奇怪,托马斯带的东西并不多,一个行李箱,一个,一个随身背包,仅此而已。反观起宏,两个超大行李箱,一个大背包。多亏了煎锅和托马斯的帮忙,才勉强完成行李托运。
“谢了兄弟。”起宏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。“免了,你们快去登机吧,这边就交给我了,放心吧。”煎锅的笑容总是很让人舒服,让人安心。“恩,我们走了,你自己注意”起宏回答。说完,和托马斯走了。
突然托马斯转过身,向煎锅跑去,煎锅并不感到意外,伸开了双臂,迎接这个大男孩,“哦,我的上帝啊,你轻一点......”“Thank you,man.Goodbye.”托马斯的脸埋在煎锅的颈窝,声音很小很低沉地对煎锅说。煎锅抬起手,回抱住托马斯瘦得不像样子的后背,一下一下地哄孩子一般安慰道。“Goodbye,mate.”

很巧,美国的周三也是一个雨天。

“喂,起宏,你这大包小箱里都是些啥东西啊,你要移民么?”百般千辛打到了美国的计程车,托马斯甩甩头上的雨水。“你懂什么,我是个科学,当然要带着我这么多年研究的心血了。”起宏回手给了他一个暴栗。“你之前来过美国么?”起宏换了个话题。“啊,来过,在认识你之前,四处求医。”托马斯苦涩的笑了。起宏明白他的意思,为了祖父,四处求医吧,自己却因此落下心病。

“哦先生们,我想我们遇到了些,小麻烦。”司机师傅回头满脸歉意地对他们两人说道。两人闻声向前看去。哦,不,是交警先生。

评论(1)

热度(11)